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118kj开奖现场 > 少女心 >

牵错手认错人。你会幸福吗什么意思

发布时间:2019-12-01 19:3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也许当初是冲动在一起,在接触中慢慢的了解认知,对未来充满彷徨!需要互相磨合来面对一切和未来!

  幸福只是一种心理感觉,而且,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跟着自己的心生活,就是幸福的。

  陈海月肩上挎着巨大的包包,手里拎着笔记本,气喘吁吁地冲进“飞鸟鱼”,直接扑向花房旁边的座位,顺利达阵的瞬间以烂泥的姿势垮在柔软的沙发上。

  “飞鸟鱼”是私家下午茶坊,下午五点以后也提供简单餐点,招牌的特调花果茶是店主家手工制作的,每每让陈海月这个没神经的当白开水灌,观者无语。

  “哎,对了,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到同仁路那家牛杂火锅居然拆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没人通知我?”陈海月一边往杯子里倒茶,一边叽叽喳喳。

  “不是,我是说,”陈海月不满的看了一眼手里过于微型的杯子,“那地方拆了,怎么也该有饭友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啊,那家很好吃的!”对于业余时间里除了吃就不爱出门的陈海月来说,这可是大事啊大事。

  吃货中的战斗机略显惭愧的低下头,默默的抓起盘子里的辣炒花生米一颗接一颗的啃起来。

  “……嗯,她到了。你到哪了?……嗯,那你快点……花房旁边这一桌……好的。挂了啊。”

  “是啊,”关茸往杯子里添了点热茶才继续说,“她家赵先生送她过来,快到了。”

  陈海月羡慕嫉妒恨的把手里的花生米扔进碟子,瘫在沙发上哀怨的悲鸣:“你们都是幸福的人儿啊~~啊啊啊啊啊啊~~~~!”

  “叫个锅盔啊你~!”关茸捡起被她扔落在桌面上的一颗花生米扔了过去,“最近怎么样?男朋友搞定了没?”

  用陈海月自己的话来说,关茸和安苓这两个已婚妇女对她的个人问题狂热的关注程度不亚于她妈。

  陈海月捂着被打中的额头坐正:“这个,也许今天就搞定,也许一直都搞不定。”

  关茸怒:“废柴!你要是能把你吃遍九街十八巷的积极态度用来找男人,早就万事OK了!这是态度问题!态度问题!”

  “呃,反正现在O就有,K就没有。感情这种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就能搞定的啊。”冤枉啊大人,人不是我杀的~~~T.T

  “我呸!老子一毕业就把王某人拉去扯证,安安毕业一年就把赵晖拐进礼堂,你要是有老子一半的雷厉风行或者安安一半的婉转腹黑,至少能搞定事情的一半吧?”

  好吧,这种事有没有结果确实是两个人的事情,但你总要负责把你该做的那一半工作做了呀!

  关茸正想冲上去踢死她,安苓生机勃勃的杀将进来,挤开陈海月的包包和笔记本坐下去,两眼放光:“什么另一半什么另一半?陈海月你终于找到组织了?……我说你东西不要走到哪里就乱堆,是不是女人啊。”

  陈海月崩溃的抱头鼠窜:“拜托啊两位姐姐,我才十几天没跟你们见面,你们就指望我向组织交出满意的答卷啊?上吊也要喘口气的!”

  “我呸你的呸,”关茸替安苓倒好茶,毫不犹豫的鄙视之:“你这口气喘得也太大,再喘下去我的娃都能吐你一脸口水了。”

  关茸也不计较,话锋一转,话题又回到陈海月身上:“这几年你也相过几次亲,就没一个有感觉的?”

  这真是一件很见鬼的事情,可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啊,她也很郁闷的好不好,一提全是泪啊。

  安苓若有所思的瞟了她一眼,对关茸说:“说也奇怪,要不是知道她高中的时候暗恋过郑非,我都会怀疑她是……”

  陈海月的母亲曾经深度怀疑她喜欢女人。证据是她从小到大就没见对哪个男的荡漾过。

  别看陈海月是个好好小姐,跟谁都能笑脸相迎,嘻嘻哈哈,可一直到25岁高龄的现在,身边真正的朋友还真就只有关茸和安苓,其余的人无论同学同事,男人女人,她一律是来者不拒,去者不留的架势。

  还好面前这两个深知她老底的女人知晓她也有过那么一段少女心事,不然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

  极为优秀的美术生,加上他篮球打得还行,在文科班本来就数量稀少的男生里算是打眼的。

  高二有一段时间里陈海月狂迷篮球,偏偏球技较烂,文科班的女生对这项运动又只远观而绝不亲自亵玩,男生们嫌弃完她的球技又嫌弃她的性别,谁都不爱带她玩,只有郑非总是温和的说,没关系,反正也不是比赛,有人想休息的时候就让陈海月来玩一会儿吧。

  可怜陈海月年幼无知,某次夜谈的时候就向面前这两个女人说了一句,“郑非人好好哦”,就被拍板定案,结论她暗恋郑非。

  其实她自己都不确定那种心情算不算是暗恋。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郑非这个人很温和,让她没有压迫感,跟他容易相处。

  “喂喂喂,你们别用那种‘我听你在那吹’的眼神看我好不好,”陈海月受不了的咕哝,“我真的不是因为他才没办法喜欢上别人的啊。”

  “不管是不是因为他吧,总之,你现在没办法喜欢上别人,以前除了他你也没喜欢过别人,那就……”安女侠眯起眼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拿下?怎么拿?我拜托你们……”陈海月无语的扶着额头倒向沙发靠背,“都八百年不联系了,我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有,你们在鬼扯什么啊。”子啊,收了这两个疯女人吧。

  陈海月翻白眼翻到头晕,无力地拿出电脑放到桌上,一边开机一边说:“那麻烦您二位给我商量出一个完美又实际的方案,我赶点工作先。”

  “靠,你们一个卫生护垫那么小的广告公司,哪来的夜用加长型的工作量啊?大周末的……”关茸看她公司不顺眼很久了。

  “一提全是泪啊,”陈海月一边点开文档,一边抱怨道,“也不知道见了什么鬼了,我就跟警察叔叔的代名词似的,文案有事要来找我,策划有事要来找我,现在连总务有事也要来找我,我明明是总经办的助理啊!”

  安苓撇嘴,睨她一眼:“还都是些跑腿打杂的事是吧?天生烂好人的命,不使唤你都浪费你那把软骨头——你是不是觉得‘没空’两个字的发音很难?”

  她就是没办法拒绝,虽然有些忙也不是太想帮,但是……哎,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对了,安安,班长他们不是在群里说要组织同城校友聚会吗?你看到没?”关茸突然想起这件事。

  安苓摇头:“没。但是班长给我打电话了——他堂堂一个班长,不想上台主持大局,来游说我主持。”

  午后的阳光透过花房的玻璃窗软软暖暖的注满这个角落,关茸和安苓的声音在陈海月耳边有些模糊——没办法,她真的很容易走神。

  她一直固执而浅薄的觉得,当对的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她一定会知道那个人就是她的。

  她不愿意因为现在的舆论或者年龄的压力而勉强慌乱的做出选择,等将来对的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就只能遗憾而后悔的说,对不起,我等过你。

  她常常白痴的幻想着,总有一天,有一个人会双目含笑的站到她面前,然后她就告诉他:我等了你很久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我说,你有没有在听我们说话啊?”安苓轻轻拍了一下陈海月的肩膀,打断了她的神游太虚。

  安苓解释道:“班长他们准备把Y中跟我们同届毕业的、现在在C城工作的人号召起来,组织一个校友聚会。”

  “那很好啊,你们去我就去,”陈海月彻底回了神,“希望他们选的聚餐地点东西不要太难吃。”

  不然呢?她有联络的同班同学都不多,别说只是同级的校友了。不关注吃的,那要关注什么?

http://ilcantiniere.com/shaonvxin/300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